今天是: 最新公告:
· 有关退休人员增加养老金的通知    2017/09/12      · 离退休党委评选先进工作公示    2017/06/19      · 关于征集离退休活动室命名的通知    2017/06/15      · 关于2017年开展教职工身体健康普查活动的通知    2017/06/07      · 2017年“红五月为民服务日”活动    2017/05/12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夕阳风采>>银发风采>>正文
穿针记
2017年06月23日 郑洪泉 原创   (点击: )

2017612日。早上六点多钟就起床了。我晾晒了洗好的衣服,把牛奶、鸡蛋和馒头放进蒸锅就出门散步,并顺便到马路对面的菜市场买菜。回来时却发现钥匙不在身上了。我明明记得出门前是带了钥匙的,怎么竟不见了呢?我喊开了家门,满屋子寻找了一遍,均不见钥匙踪影。于是马马虎虎吃完早饭便回到菜市场寻觅,结果一无所获,感到非常沮丧。这时才发现原来我的短裤衣兜绽开了大约一寸长的裂口,钥匙很可能就是从这个口子掉出去而我没有发觉。我想钥匙多半是遗失在小区里了。如果捡到钥匙的好心人能够把它交给物管办公室,那还有收回钥匙的希望,否则就只好自认倒霉了。

这时,我只好用缝补短裤衣兜来平复不好的心情。于是就拿出我的小针线盒。取出一根针和一小捆白色棉线,准备做这个缝补衣袋的针线活。

我十五、六岁时,就远离父母独立地过学校生活,给衣服钉纽扣和给袜子打补丁之类的事都是自己做。当时盖的被子拆洗后是需要把被面和被里重新缝合起来,这事我也能做。记得我读初中时第一次学做针线活是把自己的童子军领巾拆开来做练习。这其中最难的事情就是穿针。特别是我自小眼神不好,每次把细细的一根线穿进小小的针孔,都要花很大的气力,都是对我一次意志和毅力的考验,但我却乐意做这件事。直到我和有仪结婚,缝缝补补之事就从来不由我操心了,几十年来一直都是我的爱人有仪悉心关照我。但我偶尔也还自己钉衣服纽扣。有仪走了之后,我和儿子一家生活,我仍然买了一个小针线盒,以备不时之需。

我还是前年自己钉过一次衣服纽扣,时隔一年多,今天我已经87岁了。我想我还是能够缝合好短裤衣袋上这道口子的。只是感到视力不如从前了,右手拿着的那根白线就是穿不进左手拿着的那根针的小孔。线头不是从左边滑出,就是从右边滑出。我想借助放大镜来解决问题。用左食指和中指夹住缝衣针,再用拇指和食指夹住放大镜,照在针孔上面,然后又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夹住线头,然而却仍然未能顺利地把线头插进针孔。但我并不气馁。我想到2002年我在北京看望我中学的老校长俞濯之先生的情景。那年他95岁了,精神非常矍铄,他告诉我不仅喜欢看足球比赛,还能自己穿针引线钉纽扣。而且以能够穿针引线为乐事。我想,俞老95岁能做的事,我才87岁,比他当时还小8岁呢!我为什么就做不到呢?于是放下放大镜,屏住呼吸,细心地,慢慢地找准针孔,终于还是成功地将线头插进针孔里了。虽然这过程花去了大约20多分钟的时间。然后我又花了大约15分钟缝合了短裤衣袋上那道一衬长的口子。

我想,人老了,无需逞能,但是,凡能够自己做的事情,就应该自己努力去做。这不仅是为了减轻亲人的负担,更是一种自立自强的人生态度,也是一种生活乐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