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最新公告:
· 关于征集离退休活动室命名的通知    2017/06/15      · 关于2017年开展教职工身体健康普查活动的通知    2017/06/07      · 2017年“红五月为民服务日”活动    2017/05/12      · 有关退休人员工资扣款问题处理的通知    2017/05/09      · 关于举办第三届廉政文化作品大赛的通知    2017/05/02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夕阳风采>>银发风采>>正文
参加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的感受
2017年06月21日 郑洪泉 原创   (点击: )

——南京一月记事之二

2017424日由重庆坐动车到南京,主要任务是去参加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

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简称中国新四军研究会,是一个以新四军老战士为主体而组成的,以研究、宣传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的斗争历史,弘扬伟大的抗战精神和铁军精神,服务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发挥积极作用为宗旨的群众性的学术团体。新四军研究会成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会址设在江苏省南京市,至今已有三十多年的历史。各地建立的新四军研究会是中国新四军研究会的会员单位。其业务范围理论研究、书刊编辑、影视制作、国内外合作交流和业务培训、资讯服务等方面。学会拥有自己的刊物《铁军》杂志“铁军书画社”、铁流N4A网站和铁军艺术团等实体。上世纪九十年代成立的重庆市新四军研究会是其会员单位之一。

我原来同新四军研究会没有任何联系。2003年初夏的一天,我突然收到重庆新四军研究会寄来一封信,内容是请我为该会编写一本书,以纪念重庆市新四军研究会成立十周年。书名是《重庆与新四军》。这是我感到很为难,我本人是一个文弱书生,除了当学生,就是当先生(教师),从来没当过兵,更不用说参加中国新四军了。我在重庆师范学院长期从事中共党史和中国现代史的教学,教学中虽涉及到抗战时期的新四军的有关内容,但却从没有对新四军历史没作过专门研究。怎么能受此重托呢?后来获悉我的好朋友,重庆红岩革命纪念馆的负责人王明湘也收到同样一封信,原来重庆新四军研究会是希望我和王明湘合作编写这本书。我们两人为此事进行商谈后认为:《重庆与新四军》这个题目太笼统,再说看展示其新四军的作战地区是在大江南北和华中地区,以这个题目来写一本书无从下手。要写只能从中共中央南方局和新四军的关系着手。因为对新四军开展一系列的工作是南方局接受中共中央委托而担负的重要任务之一,对这方面的历史资料进行整理与研究,以阐明南方局在新四军的战斗历程中产生过重大的历史作用,倒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我们的这个想法得到了重庆新四军研究会领导同志的赞同,于是我和王明湘同志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合作写成了《中共中央南方局与新四军》这本书,并于2005年由重庆出版社正式出版。此书出版后获得了中国新四军研究会领导的好评,认为是填补了新四军军事研究中的一个空白。重庆新四军研究会的同志们对此书也很满意。自此以后我和王明湘同志就被吸收进重庆新四军研究会为会员,当了该研究会常务理事。王明湘同志一度离开重庆,而重庆新四军研究会方面则接二连三的委托我继续进行有关新四军军史方面的研究,2008年我编著的《叶挺在重庆》一书由重庆出版集团重庆出版社正式出版,中国新四军研究会会长周克宇上将为本书题写了书名;中国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铁军》杂志副主编徐君华特为本书作《序》。2009年我主编的《周恩来与新四军(研究文集)》一书由中国光部电视出版社正式出版。此后我还为重庆新四军研究后编辑出版了《抗战时期新四军历史各区选辑——铁军战歌》。这十几年来我担任过重庆新四军研究会两届副会长、三届常务理事、兼任过两届学术委员会主任,并被选为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地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委员。这次是作为重庆新四军研究会出席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的代表身份去南京参会的。

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规模较大,有来自北京、上海、重庆、江苏、安徽、福建、江西、四川、湖北、河南、云南、黑龙江、广州、广西、各地有关纪念馆和本会预感方面代表170多人。大会除正式会议外,包括老战士史料抢救工作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表彰大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预备会议和参观活动在内,总共开了三天。大会的成果很丰硕。听取并通过朱文泉会长的工作总结报告、讨论通过了本会章程、选举了新一届理事会领导成员。自第五届会员代表大会以来的五年间,中国新四军研究会本着传承和弘扬新四军光荣革命传统,资政育人,服务现实的精神,深入开展各项学术研究和宣传教育活动,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在组织实施编篆《新四军全书》200部的宏伟工程进展迅速,到目前已出版23部,即将出版34部,将完成原定计划的4分之1以上。这套全书由中央文献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解放军出版社和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具有一定权威性和影响力。在宣传教育方面,协助南京市鼓楼区修缮布展了海防教育观和将军馆,一年间入馆参观的人数就达到4.7万人。此外还召开了多次有关军史和联系现实的学术研讨会。在抢救新四军老战士史料方面,寻访老战士1万零40人,向其中7175人进行录音录像,征集到各种珍贵史料27200多件拍摄老战士口述历史视频1000多小时。制作《新四军老战士话抗日》录像片8部。对于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建立的各抗日根据地,也开展了各种各样的“铁军关爱”工程,以支持这些老区的建设和发展,此外还加强了与各地新四军研究会的协调与配合工作。今后五年,中国新四军研究会坚持以学术研究为中心。以编篆《新四军全书》为重点,以创新发展为驱动,研究与宣传并重,深化与拓展并举,继续推进《新四军全书》工程,推出一批弘扬铁军精神的文化产品,一批服务社会和军队建设的研究成果,为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防建设服务。

参加这次会议是我对中国新四军研究会有了更多的了解。我认为一个群众性的学术团体,当新四军老同志越来越少的情况下,一直坚持三十多年,而且仍然具有充沛的活力,其工作不断发展开拓,实在很不容易。目前新四军老同志的第二代、甚至第三代都参加到新四军研究会的队伍中来了,说明中国革命传统后继有人,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欣喜的现象。

我这次参加大会是带了个任务去的。如前所述,我和王明湘同志在2005年编著的那本《中共中央南方局与新四军》在前两年已经被中国新四军研究会学术委员会了列入《新四军全书》,并要我们对该书加以修订再版,这次我是带着修订后的书稿请领导审阅的。当有关领导接受我送审的修订书稿时,又要我以原书名为题写一篇学术论文,提交给学术委员会。我从南京回重庆后,中国新四军研究会学术委员会通知我,经审查后已决定将我们的这本书稿列入近期出版计划,并嘱我《论中共中央南方局与新四军》这篇论文稿1万字,并与今年8月交稿。

大会期间,我的老朋友马洪武同志来东方饭店来看我,他是南京大学政治系的教授,也是中国新四军研究会的重要发起人。我们是上世纪末组建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期间相互认识的,我们同为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常务理事会和《中共党史人物传》丛书编委会成员,多次共同参加《中共党史人物传》丛书审稿会,彼此已经有四十年交往的友谊。这次他来看我分外开心,我离开南京前夕专门同老马相约在一个咖啡馆进行了一次长时间交谈。其中就谈到了中国新四军研究会组建的问题。他告诉我,19792月在广州矿泉宾馆参加中国中共党史人物会第一次学术研讨会期间,有一天晚上,几位江苏、上海、浙江、安徽、福建等地高校的中共党史教师在他的房间聊天。在谈及正在成立的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学术团体时,有的同志提出可以在华东地区另外建立一个有地域特色的学术团体,于是就想到抗战时期在长江南北和华中敌后坚持抗战的新四军,这样就产生了在南京建立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的创意。不久后经过马洪武同志的努力奔走,这个学术团体果然就在南京建立起来了,马洪武同志担任中国新四军研究会秘书长长达25年之久,直到21世纪初才淡出这个由他创意并参与组建的学术机构。还有一点也很值得一提,就是马洪武教授担任中国新四军研究会秘书长的几十年时间内,他在南京大学有创办了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所,培养了大批中共党史和中国现代史方面的专门人才。老马这几十年的时间说明:一个正确的创意,能够开创一项事业,并打开一种局面。  

这就是我这次去南京参加中国新四军研究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的一个重要感受。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