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最新公告:
· 有关退休人员增加养老金的通知    2017/09/12      · 离退休党委评选先进工作公示    2017/06/19      · 关于征集离退休活动室命名的通知    2017/06/15      · 关于2017年开展教职工身体健康普查活动的通知    2017/06/07      · 2017年“红五月为民服务日”活动    2017/05/12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夕阳风采>>银发风采>>正文
第一次坐动车
2017年06月12日 郑洪泉 原创   (点击: )

 

——南京一月记事之一

2017424日,是我时隔12年之后第一次出远门。这次是去故乡南京参加中国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并探亲。

2005年秋,我曾坐火车去北京参加中国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的审稿会,在北京待了大约半个月。那次是从沙坪坝三峡广场的火车站乘坐10次特快列车的软卧去北京。又从北京西站返回重庆,往返各一次车程需要30多个小时。这次是乘坐动车,与过去乘坐火车大不一样了。对于我这个十多年没有出过远门的八旬老人来说,更是处处显得既陌生,又新鲜。一是购票无需到车站或车票代购处,而是通过网络购买,乘车那天只需在火车站的取票机上“刷”一下身份证。就取出所购实名车票。二是火车站也今非昔比,是在新建的重庆火车北站上车,新车站比旧火车站要宏伟得多。儿子陪我打的到了重庆北站,首先是要与陪同我一道乘车的重庆新四军研究会秘书长郝德金同志会合。在那个若大的火车站为这件事颇费了些周折。儿子和我是从地下车库到达车站入口处的,而郝德金秘书长却在另一个入口处等我,通过拨打手机两人才联系上了。候车大厅分上下两层,十分宽敞,除乘客外,送行的人员一概不得入内,我进了候车大厅后,一时竟弄不清方向,儿子不时打来手机,在候车厅外边为我着急。好在大厅内处处都有引导旅客的电子显示屏幕,我们又是两个人同行,所以还是比较顺利地通过检票口上了列车。

我们乘坐的是D954 由重庆北站到南京南站这趟动车,这趟车往返于上海和成都之间。我们进站时这趟白色流线型的列车已经静静地等待上客了。我们从月台上一步就跨进了第1后车厢,这比过去拉着扶手爬两级铁梯坎方便多了。1号车厢全是二等座,过道两边是一排排的沙发座椅,一边是三座一排,另一边是两座一排。我和老郝的座位是两坐一排。这比过去的硬座车厢舒服多了。10点零6分,列车缓缓离开站台,后来逐渐加速,但我没有感到动车与普通火车有什么不同。老郝指着车厢门上的电子显示牌对我说,此刻的时速是每小时100多公里,出了山区后会提速到200公里以上,如果正点,下午6点56分就可到达南京南站了。过去我回南京,由重庆坐轮船需五天,趁火车需经过成渝路、转宝成路、再转陇海路、最后经津浦路到南京,火车要在中国西部至东部画一个很大的马蹄形,时间也要36小时。很多时候买不到卧铺票,即使买了硬座票,也常常没有座位,需长时间在车厢站着,那时候坐火车,常听人说这句话:“花钱买罪受”。同过去的情况相比,今天坐动车出行,又快捷,又舒适,算得是一种享受。中国的交通事业的进步真的很大。当动车提速时我倒是感到耳鼓内有些嗡嗡作响,但车厢很平稳。我好奇地到其他车厢走动走动,看看动车的全貌。原来我们这趟动车除车头外一共有9节车厢,1号车厢是“二等座”车厢,第2至第8号车厢全是软卧车厢。9号车厢是餐车。中午12点钟时,我在餐车买了两盒快餐,30元一盒,荤素兼备,热气腾腾,还不错。我们是在湖北境内吃了午饭。

D954列车从重庆出发后停靠的第一站是万州、接着先后停靠宜昌、恩施、武汉和合肥。坐在车厢里看看沿途风景,聊聊天,每到一站我们都下车在站台上逗留一会,算是换换空气。时间倒也过得很快。车到合肥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再过一个多小时就到南京了。这时手机响了,大会会务组接车的同志打电话来同我们取得联系,告诉我们他将把车开到在南京南站检票口附近等待我们。会务组的周到安排使我们感到很暖心,我们特回电表示感谢。我想南京地处华东地带比重庆天亮得早,也黑得早,估计列车到南京南站时,已经是傍晚擦黑的时分了。这时成像内的电子显示牌通知旅客,动车晚点20分钟,我们到站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种。接车的同志很快找到了我们,我和老郝与同车抵达来自武汉、安徽的两位代表一行4人同乘一辆中型面包车,前往会议地点南京东方饭店。

这是我自2000年后时隔16年再次踏上故乡的土地,当面包车行进在明亮而柔和灯光照射的宽敞、洁净和静谧的街道上,我对家乡既感到陌生,又感到情切。车行20多分钟,刚在东方饭店接待大厅门口停住,当我见到穿蓝色短袖衫的三弟洪生和穿红色短袖衫的四弟洪义在车门前来迎候,一股暖流顿时涌入我的心头,到家的感觉油然而生。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