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最新公告:
· 关于2017年医疗互助基金缴费的通知    2017/04/13      · 关于开展2017年教职工疾病医疗互助基金申请工作的通知    2017/04/06      · 2016职工医疗互助基金报销汇总公示表    2017/03/30      · 关于3月养老金发放的通知    2017/03/07      · 关于教职工申请2016年医疗互助基金资助的通知    2016/12/23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夕阳风采>>博雅风采>>正文
和一群“共和国同龄人”在一起
2017年04月28日 郑洪泉 原创   (点击: )

五十二年前的毕业照片

在我1957年至1972年这十五年中学执教的生涯中,曾经在1965年当过初中一个班的班主任,这个班就是原西南师范学院附中(即现今西南大学附中前身)初654班。当年这个班的学生只有15岁,他们是1950年前后出生的,恰巧与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同龄,称得上是“共和国的同龄人”。201741920日,这个班的部分同学在北碚缙云山卧雪山庄举行老同学的聚会,邀请我这个当年的班主任和原西师附中的一位校领导参加会议。时间已经过去五十二年,当年满脸稚气的孩子如今却成了年过花甲的爷爷奶奶;而我们这些当年的老师,也从风华正茂的青年人,变成了年过八旬的耄耋老人。参加这样的师生聚会,却实令人感慨良多。

 

毕业五十年师生合影

正是在这次会议上我才弄清楚了,为什么一直担任高中教学任务并是高中班主任的我,为什么突然在1964年秋被学校任命为这个初654班的班主任?原来当时全国正在进行普通中学高中由三年制改为两年制教学改革试点。根据中央教育部的安排,当年由上海华东师范学院附中和重庆西南师范学院附中各开办两个高中教学改革的“大改班”。学校已经安排我承担高中1966级的“大改”任务,因而有意在我送走了高中64级毕业生后,担任初中654班的班主任,以便预先熟悉和了解即将进入高中教改班学生的情况。西师附中初654班有四十多位同学,大都数是天府煤矿职工子女和北碚文兴场、戴家沟和白庙子一代的农村孩子,另外就是北碚城区各阶层和西南师范学院、西南农学院的教职工子女。这群生在行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孩子的成长过程同新中国的历史发展是密不可分的。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国教育事业有了很大发展,但是当时各级各类学校中工农子女的入学率还不高,这与当时工农阶层的经济情况还比较低有关。学校自上世纪六十年代起,在招生时有意识地增加了工农子女的比例,入学后对其中家境困难的学生给予适当的助学金。我初654班班主任后,曾经对天府煤矿和文星场至白庙子一带的学生家庭进行过一次逐户拜访。发现我班有的学生的家其实就是天府煤矿区窝棚式的“屋子”,矿区有的学生暑假后还在马路边卖老荫茶补贴家用,一些农民的孩子家庭很困难。学校再开学后对这些困难学生给予了适当的助学金,即使有的学生家长有“严重历史问题”的,学校也给这个家庭的孩子同等的助学金。当时学校的这种做法到今天看来,都是正确的。

新中国建立后,曲折前行,发展进程跌宕起伏。从1949年到1952年,不到三年时间国家顺利的恢复了多年战乱后的国民经济。接着开始进行振奋人心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建设,这期间还迅速实现了国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西师附中初中65级孩子们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新中国取得一个又一个伟大胜利的欢呼声中度过的。当这般孩子7岁进入小学的时候,惊涛骇浪般反右派运动爆发了,并开始让他们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有的学生家长在运动中遭到打击,这自然在相关学生的思想上留下阴影。过了一年,国家开展了大炼钢铁的大跃进运动,到1959年,这般孩子八、九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国家进入了由于天灾和人祸造成的三年困难时期,正在读小学和初中一年级的这些孩子,也同大人一样,尝到了忍饥挨饿的滋味。1963年以后,经过执行对国民经济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共和国度过了困难时期,经济、文化、教育、科技、国防等各项事业又开始进入一个新的繁荣时期,实现工业、农业、科技和国防四个现代化的口号响彻神州大地,全国人心大振,上述对普通中学高中的教学改革就是在这种时代背景下开展起来的。而初中65级的孩子们正逢其时,如果这个改革能够按计划顺利进行,他们无疑使最早的受益者,并将被培养成实现国家四个现代化的建设人才。可是,当他们初中毕业进入高中“大改班”才读了大半年的书,席卷全国的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风暴兴起了。这般孩子毫无例外的卷入了这场不该发生的时代浪潮,从此荒废学业达十年之久,人生最宝贵的青春年华被白白的断送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经历了十来年上山下乡的蹉跎岁月,直到国家进行改革开放的前夕才陆续返回城市。由于初65级这群学生即使进入了高中,大多数人也因为没有读多少书,而未能通过恢复高考这个渠道而获得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因此许多人只能按照工矿企业职工退休顶替的政策,在父母工作的单位顶班,还有不少人通过各种途径艰难地找到职业,只有少数人有幸考进大学,或者利用改革开放的大好机遇,获得了个人事业上的发展。从总体上看,这群学生在所谓“文化大革命”中受的损失最大,处境最差,有的人甚至一直没有获得工作机会。这是这群“共和国同龄人”个人和他们家庭的损失,更是国家的损失,实在令人扼腕叹息。

但是这群“共和国同龄人”,由于经受党和国家的长期教育,加之从小受到勤劳朴实善良的父辈们的熏陶,又有了上山下乡艰苦岁月的磨砺,在他们身上练就了一种自强不息、坚韧不拔、艰苦奋斗、刻苦耐劳的品格,即使身处逆境,仍然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为国家、为社会竭力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他们之中有些人在工矿企业做出了很好的成绩,有的掌握了熟练高超的技艺,成了厂长;有些人在财经岗位或商业战线展现很好的业绩;成为工作骨干;有的克服种种困难争取机会到高等院校学习,不断充实自己,成为中学校长;还有几位在公安和建筑领域工作的同学,热爱和精通本职工作,后来成为各自行业职业教育的老师;有的在高等学校学的得专业知识,在高等学校执教,退休后仍在发挥余热;有的在商海苦拼,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更值得一提的是一位女同学曾被查出罹患“不治之症”,医生判定存活期是八年,可是我们这位女同学,在家人精心呵护下,乐观对待,积极治疗,到今年已是第九个年头,这次她非常开心地参加了同学聚会。这位从小吃苦的矿山女孩,如今仍然换发青春活力。正如专门为“共和国同龄人”创作的歌曲《我们这一辈》所唱的那样:“我们这一辈/和共和国同年岁/上山练过腿/下乡练过臂/敖尽了苦心/交足了学费/学会了忍耐/理解了后悔/酸甜苦辣酿的酒/不知喝了多少杯/我们真正的尝到了做人的滋味/人生无悔”。

总之,西师附中初654班同学的经历,作为千千万万的例证之一,生动地体现了“共和国同龄人”与祖国同舟共济,风雨兼程,同甘共苦,命运与共的历史进程。祝愿这一辈“共和国同龄人”随着祖国的日益富强,随着中国华民族之重新崛起,退休后的生活越来越美好,日子过得越来越幸福。  

五十年后师生合影

关闭窗口